查看: 306|回复: 0

零几年,在上海老城隍庙春风得意楼品茶

[复制链接]

4

主题

4

帖子

20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20
发表于 2021-4-19 09:43:2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下得春风得意楼,我不由回头又品读一番这百年老店的字号。对我来说,回味今天的两味茶,得的不仅是清香的茶意,温馨的情意,更有人生的诗意……
上午穿梭于大上海繁华的商业街,下午抛开烈日烘烤下的街市,躲进这老城隍庙一侧的茶楼。哟,好一个闹中取静的所在,空调里吹出的丝丝凉风顺着古老的木楼梯悄无声息地滚下来,抚摩过酸痛的脚背。
二楼便是喝茶的所在。上海人多地方小,茶楼的格局便玲珑有致。我们六个挑了一处靠窗的位子,要了两壶铁观音。不多时,一名茶僮端来五六件茶具。我们是临平人,习惯喝径山茶、龙井茶。铁观音虽然也喝过,但结合以茶道的,不多。此处见他温杯、洗茶,一环一环做得不紧不慢,躁动的心绪便慢慢平和下来。但头开入口,还是没有品出什么滋味。二开入口,才慢慢有些意思了。
耳边,古琴声若有若无,有如空山鸟语。和窗外楼下喧嚣的城隍庙街市截然不同,这里甚至清静得有些清冷。只有一桌日本客人在我们边上的八仙桌上一边品茶一边很矜持地轻聊着什么。过了三开,坐在柜台前的老板娘亲自过来给我们换茶。
明兄打趣说:“姑娘泡的茶是好喝一点。”
老板娘微微一笑,说:“一样的,这儿的茶僮都是三年专业毕业。”
谷兄说:“刚才的头开还是淡了一点。”
老板娘说:“时间、水温都很重要。”她边说,边洗茶。
明兄喜欢喝绿茶,自然对绿茶的泡法比较有研究,便赞同老板娘的说法,对我们讲:“是啊,你看,比如绿茶,不能用滚水冲泡。滚水冲就黄了。要用凉水先洇开,再注热水。”
我说:“还有一种泡法:先冲水,再放茶叶。”
老板娘给明兄注上茶,说:“水放到一半,再放茶叶,然后再冲——茶叶还是要冲的,冲过,你看叶子就舒展开了,喝起来才好。像人一样,不舒展开,憋着,就憋坏了。”
哎——说得我们面面相觑,都觉得这品茶品茶,还品出了人生道理,真是额外的收获了!
老板娘做了个请的手势,说茶可以用了。我端起小茶盅,轻呷一口——好,有味道了,味香而滑,充分证明了:同一壶茶,在不同人的手里,就有不同的格调。谷兄这回也不由得赞叹有加。见谷兄与明兄是好茶的人,老板娘便和我们聊上了茶。
从乌龙茶聊到了绿茶,又从绿茶聊到了白茶。
这回谷兄闹了个笑话:老板娘说到白茶,他就提了安吉白茶。老板娘说:“安吉白茶不是白茶,是绿茶。”说完去取了一罐茶来,教我们细细看,形色与绿茶相差无几,只是叶片上多有白毫。
“这是白茶,叫白牡丹。闻一下。”她把罐子递给我们。我凑近了一闻,香气较绿茶浓。
“但它叶片比铁观音薄,你们品品它的味道。”老板娘用专门泡白茶的杯子给我们泡了些白茶。
我们并没有点白茶,正不知道该不该喝,老板娘笑了:“好茶大家品么。有时候,我叫几个朋友来,请他们品茶。我们排开一长排各色茶具,依次品过去,比较容易辨别各种茶的不同。”
哦,原来她把我们当朋友了啊!是啊,以茶会友嘛。
既然这样,我们就不客气了,舒心地喝了一口从来没有喝过的白茶。
“怎么样,不一样吧?”老板娘似笑非笑地等待着我们的回答。
我口笨,下午闲谈间已不觉十数盅茶入肚,只品得口舌生津,其它便说不出什么来。谷兄呷呷舌头,摇头说:“味道的确很特别,但说不出来。”
老板娘笑问:“是不是有点豆浆的味道?”
对了!我们恍然大悟道:“被你一说,还真有那么点意思!”谈笑间,又连饮数杯。
离开春风得意楼,炎热的上海降下一阵豪雨。回到临平,洗洗脚,再泡一杯清茶,想起老板娘前后两番话,感到:或许品茶就是品道,而茶品也是人品吧!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